Tel : (+886) 2-2567-0564 / Fax : (+886) 2-2563-1584

問題分享

showcase image

讀完此篇,您就會對納迪葉有更深一層的了解~

問:怎麼解讀葉子?

答:解讀前報名會請您印好大拇指指紋(女左男右),我們會將您的指紋傳給大師,請大師來台前先找好相似您指紋的葉子捆帶來,到現場解讀時解讀師透過提問有關您個人的資訊的方式尋找個人葉子。常問的問題如下:(請在解讀前事先瞭解準備好這些資訊。不用提交,自己留著備用,可以自己核對節省時間)您的名字,您父母的名字,伴侶名字(不包含姓氏),根據名字讀音或是英文字母。出生星期幾、職業、婚姻狀況、子女人數、兄弟姐妹人數、伴侶、目前所面臨的問題是… 解讀時需要仔細專注在問答過程,問題的屬實請回答“YES”或者“NO”,如不確定或不清楚一定要告知,因為錯誤的回答會導致錯過葉子或找到錯誤的葉子。另外不需要試圖提供更多資訊給解讀師。

在解讀完您個人納迪葉後,解讀師會詢問您個人有無問題要詢問。提問必須與當天閱讀的章節內容相關,如您的提問超出葉子章節內容之外,那麼可能不是葉子上面的記載,而是大師提供他個人的意見。


問:每個人都找的到自己的葉子嗎?

答:一個人能否找到葉子,在某種程度上是註定的。由於解讀師每次帶來的葉子是在祈禱儀式後根據神的指示而帶來的。而且葉子上會精確的說出您在幾歲會讀到葉子,所以一個人的命運是主宰是否與自己葉子相遇的主要關鍵。如果您抱持著毫無懷疑的感覺,那麼基本上就會找到您的葉子。依照解讀師幾十年的經驗,百分之九十幾都會找到葉子的。但是並非所有人都會有所有的篇章(依個人狀態時間點,不一定每個人當下都有)。


問:每個人葉子就固定那二十個篇章嗎? 內容會依照篇章介紹呈現嗎?

答:納迪葉二十篇章是大方向概括,會依個人狀態時間點,不一定每個人當下都有,列如:政治篇章,解讀者可能這生不會有政治仕途就不會有這篇章,也或許是時機點未到。

另外也有除了二十篇張以外的篇章,每人解讀的篇章內容會因解讀者當時狀態而有所不同。


問:讀過的篇章之後就沒辦法在讀了嗎?

答:除了總論(第一次解讀一定要確認這位納迪葉聖者有寫您的葉子),其他篇章都可以重複解讀的,因為解讀的當下會依照解讀者狀態不同而有不同的篇章,比如:第五篇章(子女)-解讀者第一次解讀還未有子女,解讀到的內容可能是幾歲會有機會有子女她應該做甚麼吃甚麼..等等,若這位解讀者後來順利生了孩子再來讀子女篇就是第五篇章的5-1或5-2,解讀到的內容可能是解讀者目前這個小孩的狀況及未來、注意事項…等。


問:如果人生都早早被寫在了葉子上,那個人還有自由意義嗎?那這種既然確定的東西和量子力學認為的不確定是不是矛盾啊?

答:納迪葉的原則是:每個人有好幾個不同的生命版本,現在的生命頻率在哪,就會體驗哪種版本的人生,也就會看到那個頻率所對應出來的葉子。

看納迪葉的主要目的:並不是信從葉子上寫的東西而開始宿命了起來,而是實際上讓您看到:如果您的頻率不調整的話,那麼葉子上所寫的會如實發生,所以讀完葉子後,您可以決定哪些是您要的,您就繼續維持現狀,哪些是您不要的,您就馬上做調整。

最害怕的是人沒有覺知,不知道自己按這樣的振動頻率,會走到什麼後果,所以納迪葉是一個防患未燃的預視者,是精準的占卜術,就像一面鏡子,能依您現在的振動頻率而投影出您現在的路徑、您未來的細節,就像站在很高的地方鳥瞰自己的生命一般清晰,一切都無所遁形,一目了然;如果照您現在的速度與方向不變的話,納迪葉完全可以準確預言未來哪個時間點您會到達哪裡、遇到誰、發生什麼事;但是如果您現在當下馬上轉彎或是換了不同的頻率速率,您的未來就不會照原來的版本呈現,就會馬上改變。所以這是非常積極的占卜作法。

所以納迪葉就是讓自己重新檢查自己:了解現在的頻率所選擇的路徑將會到哪裡,以及目前您頻率所投射出來的未來版圖,您有百分百重新選擇與決定權,納迪葉彷彿提供一張地圖,讓您預視人生方向,讓您更具有覺知地做好選擇,走好下一步路。了解因,開好果。


問:壇城一定要做嗎?那是甚麼?

答:印度大師在解讀納迪葉時對於個人所遇到的困難會依葉子上指示,告知緩解方法,除了自己正確的修正行為舉止及心態外,也會提到做壇城儀式(puja.火供..)、捐獻等等…,請每個人依照自己能力自由選擇是否要做儀式、捐獻等等,壇城這部份我們僅作代收代轉,沒有規定必須要做,個人要保持自己金錢能量平衡、轉念,是改變一生的最好快捷方式。

壇城是印度消災解厄的習俗方式,一個壇城48天,每個人的壇城不同的儀式會有不同的神,分別在不同的廟宇,然而這48天每天有專人在廟宇像神祈禱唱誦並供奉(花果…等) 。

葉子上會呈現每個人需做幾個壇城,每一個壇城完成後就會寄送壇城粉,寄出時會附上使用說明,壇城天數完成最後會附上平安符(基本上都會有壇城粉及平安符,除了特殊壇城儀式或施食…等)


問:為什麼要去印度祈福儀式

答:欣頻老師分享印度祈福儀式的心情與學習到的功課( 2016.Dec.03 ) 每個人都有自己業力的功課要做,面對業力的概念,不是我曾經欠你甚麼,傷害過你甚麼,然後現在在印度廟宇裡,付點錢,做點儀式就還清了,這是非常粗淺、表面的概念。實際上應該是回到現場重新看全場、重新跳脫出劇本跟角色,用一個更高的版本去還原你們之間的關係,那個關係是超脫誰欠誰、誰害誰。而是謝謝你跟我一起演了這齣戲,然後我學到了這個功課,我才知道說原來業力是這個概念。

我上一次在印度跑廟時,在廟裡,我閉上雙眼,跟他懺悔,可是我不知道他是誰,然後就一直跟他說對不起,但是因為不知道做了甚麼事情而傷害了對方,所以也道歉的莫名其妙,後來我視野一轉,我看到了我跟他,後來才了解,其實這件事情是真的,他已經跟我有關係,因為他已經被說出來了,表示這個版本跟我的頻率是對應到的,所以現在的問題不是我怎麼跟他對不起,而是我怎麼解決這個事情,(業力篇說的是我下毒,後來他死掉),所以我就回到下毒前幾分鐘說:那時我真的很生氣,很想毒死他,可是後來想說我就當場走人,就在下藥的前三分鐘,我走人,我就讓自己去看日出、日落,讓自己平靜完之後再回來,才發現他也還在那裏,我就跟他好好的相處,等於我用新的版本覆蓋了舊的版本,然後我覺得這真的很棒,總比我一直再跟他說對不起,這個感覺一直很不好,後來我就用好的版本換掉這個版本,然後我整個人就ok了,這個事情才影響了我後來在看骨頭的這件事情,我不是有說要大家一起好的是這個概念,其實你懺悔,就好比我打你一巴掌,你很生氣,然後你回打我以後,你其實不會高興到哪去的,你可能覺得很爽,可是後來呢?你會覺得然後呢?其實還業力的概念不是今天你借我甚麼,我欠你甚麼,我還你,我還你之後呢?就像我借你錢,我拿回來,其實我覺得我還是沒有平衡,我其實損失掉那個時間,所以我應該是回到事情發生的前面,用新的版本蓋掉,其實所有的版本都在,它之所以會講出這個版本出來,是因為你現在的頻率在這裡,所以你只能用另外一個頻率去調出另外一個版本出來,來覆蓋這個版本,所以那個時候我是在跑廟的時候才領悟到這個事情,後來覺得這個非常非常重要,因為它所有跑廟的地方都是跟你有關係的, 比方說你的行星,或是當時曾經傷害過人一些業力的場所,所以你儀式必須要到那個地方,啟動新的版本覆蓋掉原本的版本,否則就會一直在那裏,而且它被讀出來了,就像一個東西被挖出來後,你不可能拿東西蓋住就沒事了,它就是在那裏,所以你就是要用一個東西去把它轉換掉。

另外一個地方是聖母院,要供俸花、蠟燭。我那時心情有點浮躁,後來我就看到一堆人是急者給,一堆人是急者拿, 因為放上去約15分鐘後就會被拿下來送給需要的人,我當場就看到原來有人是一直要給,有人是一直要拿,然後我就把自己拉到聖母的位子。因為我要看底下的自己跟一群人的關係,後來發現拿拿給給都是自己,你給跟拿都是同一個人,對聖母來說,東西都是不會在他身上,都是經過她再給出去,可是實際上她是甚麼東西都不用拿的,後來我領悟到業力這個東西就是一個遊戲,就是一起來演加害者、被害者。所以你在那個角度上看的就是給跟拿,加害跟被害,所謂的跑廟跟清除業力的概念並不是我去還的這件事情,這是非常粗淺的。而且你還不完,也就是你還,你可能還是抱著我只是還業力,然後我只是把錢還你,可是實際上這些東西是沒有斷掉的,最重要的概念不是今天我在那邊還給你,而是我到了那個現場。

之後,我留在那裏給我自己領悟的功課,就是說今天如果還業力這麼簡單,我們就捐點錢就事情兩平了,可是不是,是你到現場之後,你才發現,你才看懂一些你當時在這裡沒有看到的事情,比方說當時你在這裡跟他吵架,可是事隔十年後我再回到現場,才發現我們幹嘛?這十年我們吵完架後我們就不見面了,我到現場後才發現這根本是沒有任何意義的事情,然後我現在再回到我的現場,去重新想說如果那時候我不是在跟你吵架,我們是非常和好的方式,我們這十年會是甚麼,然後我去我學到的是這個,是這十年我學到的東西,就是我回到現場之後,我才去彌補這塊我們因為那時候的不了解而損失的這十年,我在當場去找回這十年,這就是跑廟的意義,所以它絕對不是說我把業力還完,而是我回到現場,我重新看到所有的現場,雖然我不記得,而且我這輩子沒來過,可是其實我已經看到一種全相新的視野,我看到我那個時候沒看到以及對方那個時候沒看到的,所以在那個地方非常重要,其實我在講的是跑廟的狀態,就是你到現場的時候,你不是在懺悔,實際上應該是回到現場重新看全場,重新跳脫出劇本跟角色,用一個更高的版本去還原你們之間的關係,那個關係是超脫誰欠誰、誰害誰。而是謝謝你跟我一起演了這齣戲,然後我學到了這個功課,我才知道說原來業力是這個概念。

今年中出國滑倒,導致我骨頭受傷的事件,後來我看到我拿鞭子傷了一個人的腰,因為他好像是偷了東西,我非常生氣,我就把他腰的那一節打斷,而在我出生時我骨頭就少了一個東西,等於我出生就還了這個人的業力的這個狀態,雖然我出生就少了一個東西,可是我沒有處理這個事情,所以等於是透過後續的事情,我才知道少了那一塊的原由是這樣子的,一方面是我講的換版本的概念,一方面是說我當時做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決定,後來才變成天生的。因為本來是急著要開刀的,後來是因為我說:ok,我看到那一幕,等於第一天看完急診室之後,在還沒看住院醫生之前的那一段,因為我痛斃了,我躺在床上,我看到那一幕的時候,我就說對不起,我知道了,我知道你的痛苦了,然後我說現在我們可不可以一起好,因為我說你讓我嘗到跟你一樣的痛苦,最糟也不過是死嘛!對不對!我說你也不會好到哪裡去,就跟他說現在就全部停止,也就是戲就中斷了,我們現在開始一起好,我說:所有我能夠給予的能量或是能夠給予學生的都會迴向給你,所以後來在去不丹的時候,有在廟裡請喇嘛誦經,我是把他邀請過來,就是那個我傷害的人,而且過去我曾經傷害的人,包括納迪業所講出來的人,我全部都邀在旁邊,我說:現在你們跟我一起參加法會,所有法會的能量全部給你們,待會我離開這裡的時候,我會留一部分意識在這裡,我會永遠在這邊跟他們誦經,希望你們也在這裡。之後不管你們在哪裡,你們也留一部分意識在這裡,我們一起在這裡誦經,永遠...永遠在這裡,我們一起好…這是我當時做的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其實那件事情對我很重要,這是我在那次在印度廟宇做儀式的時候學到的事情,所以我希望大家在印度廟宇做儀式的時候要有這個意識,也就是它不是一個還業力的概念,這是非常粗淺、表面的概念。我要講的東西是真的!因為我過去看了3個版本的納迪葉,講過去的事情都是沒有變的。講未來都在變,因為我們的頻率都在變,唯獨改不了就是過去,所以基本上你再怎麼換版本,你都是跟舊的版本在連動的。所以為什麼去做儀式的概念是很重要的。